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滨州冯小刚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7 21:26:58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滨州冯小刚白癜风,晕志是白癜风,湖南治白癜风的偏方,樟树白癜风医院,台山白癜风医院,新昌白癜风医院,凤冈白癜风医院

欢乐狼人杀的火爆,让很多喜欢玩皇室战争和炉石传说的玩家转到了这里,原因可能是你的社交圈太稳固——谎言和算计能让你的生活有新的刺激;如果你不喜欢欢乐狼人杀,可能是你的生活已经充满了谎言和算计——当然,这并不是什么坏事。

欺骗中的博弈,欢乐狼人杀带来的非传统社交

互联网时代为人性提供了多重面具,从相貌到语言,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。在陌生的社交中,防范永远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,在深知人类具备欺骗性之后,所谓的防备不仅是在防备他人,也是在防备自己。只是现实中的欺骗往往伴随着极高的风险,人们无处宣泄之下,将互联网当成了圣地。社交,游戏,无不充斥着亦真亦假。人人都变成了曹雪芹的忠实拥趸,对“假作真时真亦假,无为有处有还无”奉若纶音。

“欢乐狼人杀就是一个充斥着欺骗,心理博弈的游戏。”沉迷于欢乐狼人杀的玩家在官方微博上这么评论的。

他认为欢乐狼人杀的有趣之处在于,提供了有别于传统社交的方式。你永远要将朋友假想为敌人,又要在假想的对象中甄别出队友。这种社交方式,脱离了茶与咖啡,八卦心事,它不是在拉近人与人的关系,而是若即若离,回味无穷。

  

用户与用户“摩擦”出的用户粘性

爱默生曾这么形容社交:交往是一种循环往复的游戏。但如果是欢乐狼人杀社交,应该就要变为循环往复的博弈。“玩欢乐狼人杀我会有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。”小德如是说。

实际上,许多欢乐狼人杀玩家都会生出智商优于他人的感想。尤其是在线上,自负者甚至会认为其他玩家都是傻逼,只有自己是能看透真相的柯南。这种非孤立的存在让线上欢乐狼人杀总是充斥着自我傲慢,使线上的玩家大多会用一种肯定的语气说出自己的猜想。

但凡事总有意外,比如一旦有多人刻意捣乱,那么大多的逻辑体系就会奔溃,你所能依赖的只有直觉与运气。所以,自诩为高玩的玩家并不待见新人或者那些不按常理出牌的人。而轻蔑之言也很容易在游戏中流露而出。

这当然容易引起矛盾的激化,毫不讳言的说,污言秽语已经在所有线上的狼人杀App中出现。只是,这种辱骂并不会因为刺耳而被用户抗拒,反而会因为线上的属性而引发更为猛烈的反击。因为在线上的狼人杀App中语言是唯一存在实际意义上的判断依据。

而围绕欢乐狼人杀而产生的鄙视链也迅速形成。原教旨玩家反感那些跟风而来的不速之客,正如同主流手游市场的玩家对小学生的抗拒。有老玩家将其比喻为蝗灾,认为这些跟风者破坏了原本良好的游戏体验。但反过来看,也只有市场良好的反馈,才有可能存在遮天蔽日的蝗虫。

智商上的嘲讽,骂娘的反击,让欢乐狼人杀在理性的推理之余,多了非理性的攻击。曾经的炉石传说因为“抱歉”一词带有嘲讽属性而将其和谐。喜欢挑衅对手的玩家自然为此大感无趣,但却大为改善了游戏环境。暴雪通过矫枉必须过正的方式强行消除了部分用户的敏感点,最终让上帝的归上帝,让凯撒的归凯撒。

不可控的用户自发性体验破坏风险

“其实最傻逼的是‘贴脸’与‘场外’”。在体验过上千把狼人杀之后,小德愈发的感到线上狼人杀最让人糟心的是规则的失真。

所谓的贴脸就是发誓赌咒自己是某一身份,以此摊开自己的身份与避开他人的怀疑。严格意义上而言,这实际上是一种作弊行为,且在这个过程中,玩家失去的不仅仅是无形的规则操守,更是一种人格自尊。欢乐狼人杀是尔虞我诈的游戏,是要靠一个又一个语言陷阱与推理来保全自己,找出敌人。而摊开玩则完全失去了游戏的乐趣。

对于多数“守规矩”的玩家而言,这些人打破了无形的规矩,破坏了游戏的体验。就像是现实中喜欢站在黄线内侧的等地铁人,他们无法接受自己的吃了暗亏,总爱做出破坏规则的卑劣举止。当然,对他们而言,胜负与报复要大过于游戏本身的乐趣。

面杀的独特用户价值

  

面杀对比于网杀的不同之处在于,你所面对的是有表情,甚至是熟悉的人,这就注定了你言辞的尺度不会如网杀那般大。这时候,情绪上的干扰会变少,表情的观察会增多,在网杀中容易失去的逻辑性在面杀中又重新被找回。

仅以游戏性而论,面杀要远高于网杀。因为面对面与熟人之间的隐形制约,面杀极大的减少了作弊与过激等行为,并且让玩家有特殊的场景感。这种场景感可以理解为一种氛围,比如看恐怖电影要在深夜,看爱情片身边要有伴侣,看动作片最好手拿一桶爆米花,看爱情动作片的时候要保证弹药包的充足。氛围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乐趣,而网杀通常不具备这种由人和微妙的感觉所产生的氛围。

故而,有不少欢乐狼人杀玩家纵然喜欢这种游戏形式,但拒绝在网络上去寻求道友。在一些人看来,如果欢乐狼人杀脱离了圈子,脱离了临场感,也就失去了游戏的意义。

用户自发构筑起的门槛和壁垒

比方说,当你玩一局欢乐狼人杀时,有人试图用上帝视角“教”你怎么做。有人暗地里做小动作。有的人死板的依照一些规矩让游戏索然无趣。还有的人一言不合就开骂。越来越多的人感觉到狼人杀与最初想象的不太一样,唇枪舌剑的推理交织不见了,错综复杂的局势变化直白了。游戏过程不再是推理与心理博弈,而变为了嗓子的粗细与横加干涉。尤其是网杀,纵然用户数据持续走高,但口碑却难以跟上数据的步伐。

欢乐狼人杀玩家之间的人性围城

相当大部分用户在游戏中的乐趣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他人的无知,犯错,痛苦之上。就像曾经的炉石传说有人喜欢在绝杀之时发“抱歉”以肆意的嘲讽,皇室战争中胜利之后用“祝你好运”来进行伪善式的祝福。对相当一部分欢乐狼人杀用户来说,胜利不是终极目标,吊打与嘲弄菜鸡才能获得最大的乐趣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绵阳白癜风医院